安卓萌猫官网

寿宴上一般是不能见血的,否则就会不吉利。

更何况现在连肠子都掉出来了?

蔡真卿再好的脾气修养,听到陆乾暗含讥讽的话,也不禁眸中闪过一丝愠怒之色。

但他毕竟活了三百多年,分得清轻重缓急,利弊得失。

于是,蔡真卿神色一肃,厉声喝道:“居然让通缉犯混了进来,这些下人真是该罚!还不速速将这鬼见愁董袭拿下,带受惊的宾客去后堂安抚,休息?”

“是!”

立刻有蔡家族人应声上前,飞速清理现场,还将哀嚎不止的董袭抓起来,用黑牛皮袋装好。

“神勇王,是老夫失算了!”

蔡真卿面露惭愧之色:“这大喜日子,老夫忙里忙外招呼亲朋好友,疏于防范,居然让通缉犯混进寿宴,幸好神勇王慧目如炬,一眼识破通缉犯的伪装!不然等下出了乱子,老夫心里不安啊!在此,老夫拜谢神勇王!”

说着,他就要躬身行礼再拜。

“哎!慢着!”

陆乾连忙伸手挡住。

气质女生白纱长裙盘头温柔唯美写真照

蔡真卿微微一愣,定眼一看,发现陆乾笑容目光透着几分冰冷。

“等下再拜谢还不迟。”

陆乾意味深远一笑,双眸一眯,目光锐利如刀:“西边那个戴着金雀步摇,身穿锦绣云衣的中年妇人,没错,不要看别人,就是你!你应该就是以色诱人,劫财行凶的毒寡妇吴淼淼!起来吧!”

唰的一下,被喊到的中年妇人脸色煞白。

她颤颤巍巍站起来,眸中有压抑不住的惊惧,强行挤出一丝笑容:“王爷,妾身是城东长顺绸缎庄的何掌柜,不是什么毒寡妇吴淼淼。”

声音刚落,一个蔡家族人站出来为其辩护道:“王爷,在下可以作证,这位夫人确实是长顺绸缎庄的何夫人何掌柜!”

“哼!”

陆乾闻言,冷哼一声:“本王天生神眼,外号二郎三眼真君,能辨忠奸分善恶,你这区区贼人还敢在本王面前狡辩?老刑,动手,封了她的穴窍罡气,让她显露真容,看她还怎么抵赖!”

“神勇王且慢!”

这时,一个黑衣老者从旁窜出,肃然道:“这些人都是来祝寿的宾客,无凭无据的,不好直接动手伤人吧?”

此人正是建业郡守备,蔡彪。

话音刚落,建业郡郡守蔡安也站了出来,拱手道:“蔡守备此言在理。他们都是守份安良的百姓,贸然抓人,恐怕会让百姓们人心惶惶。还请神勇王三思,三思。”

“哼!本王办案从不讲证据!我说是,她就是!”

陆乾冷哼一声,掷地有声道:“本王若是错了,直接给你们叩头认错又如何?”

这一句话铿锵有力,透着十足的自信,在场之人无不错愕惊讶。

难道陆乾真的天生神眼?

“老刑,动手!谁敢阻拦,直接视作同伙!”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陆乾神色威严,厉喝一声。

“嘿嘿!”

刑老道发出一声怪异笑声,一弹指,咻咻咻的弹出几道银针。

伴随几声破空呼啸,那个中年妇人痛呼倒地,身上飚出几多鲜艳血花。

随后,刑老道一个闪身,出现在中年妇人身旁,直接将她提起来,封闭此人的罡气。

没有罡气维持筋骨变化,中年妇人恢复了原貌,变成一个面容姣好,娇艳妩媚的美妇人。

正是毒寡妇吴淼淼!

“怎么,吴淼淼,你还想抵赖?”

陆乾一步飘射过去,冷声问道。

“好一个神勇王陆乾!不过,你想杀我,不可能!嗬……嗬嗬……”

吴淼淼眸中浮现出狠厉之色,一咬牙,直接咬破口中毒囊。

瞬间,她口中咕噜噜的涌出黑色鲜血,不一会儿就歪头气绝而亡。

陆乾本可以阻止,但没有选择出手,转头朝蔡真卿冷道:“蔡老先生,不好意思了!让你的寿宴死了人!这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寿礼见血,已经是极不吉利的事情。

现在直接死了人,那就更加不吉利!

不过,蔡真卿还真能忍,继续强颜欢笑,吹捧道:“不碍事,不碍事。神勇王神目如电,老夫万分佩服!来人,拿绳索黑袋来,将这可恶的通缉犯绑起来,送到镇抚司。”

“是!”

一个华衣下人立刻飞奔出去,找来黑袋,还有麻绳。

哪知道,陆乾冷着面庞,摇了摇头:“太少了!不够!拿一车麻袋,几捆麻绳过来吧。”

在场众人皆是一愣,不明白陆乾葫芦里准备卖什么药。

唯有刑老道眼光中渐渐闪亮起来,一脸看好戏的表情,似乎猜到马上要发生什么事情。

蔡真卿眉头微皱,但还是微微点头,让人拿来一堆的麻袋麻绳。

这时,站在蔡真卿身旁的郡守蔡安提醒道:“神勇王,还请你快一些,不要耽误了拜寿的吉时。”

然而陆乾正眼都没有扫他一下,冷目环扫全场,冷哼道:“今日,本王就叫你们知道本王的第三只眼不是浪得虚名!犯了案,还想在本王的幽州大摇大摆,穿街过巷?还来拜寿凑热闹?”

声落,众人心神一震,隐隐感觉到一丝肃杀。

“你!盗婴狂魔孙一山!”

下一刻,陆乾一步飘出,来到另一座宴席上,冷眼如刀,狠狠劈在一个矮胖青衣老翁身上。

青衣老翁脸色苍白如纸,刚想爆发罡气,刑老道一根长针扎到他的左腰,直接贯穿右腰而出。

这人浑身抽搐几下,当场仰面倒地。

紧接着,刑老道将人一甩,扔向院中站着的乌伦。

乌伦随手接住,将青衣老翁平放在院中间铺着的红布上。

“你!黑手掏心柳真真!”

在这瞬间,陆乾又飘到另一桌旁,目光如电,扫射在一个白衣少女脸上。

“我跟你拼了!”

白衣少女猛地一抬秀手,袖中喷出万根银针,如暴雨打梨花一般喷射向陆乾的面庞。

好凶的暗器!

哪知道,刑老道一拂袖袍,喷出来的银针倒卷回去,直接将这白衣少女的脸射成筛子。

脸上满是密密麻麻的银针,看上去很是恐怖吓人。

人也已经当场毙命。

刑老道再一甩手,将这柳真真甩飞出去,乌伦接住,将这女子的尸体与盗婴狂魔孙一山并列排放。

这时,陆乾脚步不停,一个个通缉犯的人名从他口中吐出:

“你!白骨爪周昭芙!”

“你!浪里狂龙范无名!”

“你!淫手书生淖青牛!”

……

每一个人名吐出,就有一个人飞起。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寿宴中的几十个通缉犯就被抓起来,扔到红布上,或是重伤,或是直接身死。

清冷的声音,回荡在全场宾客的耳中,让他们双眸越睁越大,浮现出浓浓的震惊骇然与无法置信。

抓到一个通缉犯,或许是运气好,碰巧认出来。

但一两个还可以说是偶然,现在数十个,那就不是运气,而是实力了!

倒吸冷气的声音,开始此起彼伏!

见过抓通缉犯的,但没见过抓通缉犯如下饺子一般的!

在他们的震惊目光中,陆乾脚步片刻不停,往往是目光一扫,就直接将那些易容换貌的通缉犯辨认出来。

这陆乾难道真的是真君下凡,身具神眼,能辨忠奸善恶?

看着红布上越来越多的通缉犯,不管是天南地北,五湖四海的宾客,又或者是幽州四大士族的人,此刻都是面露惊骇怪异之色。

在他们的眼中,相貌平平的神勇王陆乾,行走在日光之中,周身仿佛镶上了一层金边,脑后也有仙光闪耀,宛若天神下凡一般。

迄今为止,陆乾抓的人一个都没有错过!

这等匪夷所思,不可思议的事情,除了神仙降世,还有别的理由可以解释得通么?

蔡真卿活了三百多年,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诡异,惊奇的事情。

他与身旁的蔡家族人,还有其他三大士族的家主相视一眼,神色不禁变得阴沉难看。

只因那一条直入拜寿正厅的红布上,此刻摆满了重伤的通缉犯,还有尸体。

起初淡淡的血腥味变得浓烈起来。

整个蔡府宛若一个行刑场!

这时,他瞳孔一缩!见到陆乾领着刑老道,云罗,李章武几人走进了正厅!

那里是蔡氏本族后辈所在!

“你!杀人如麻蔡雪姬!”

陆乾指着一个冷面如霜的雪衣女子,目中杀意凛然。

当的一声脆响。

瘦削娇弱的雪衣女子手中酒杯落地,甩在白玉石板上,裂成无数碎片。

刑老道没有半点怜香惜玉,手中一根银针闪起黑光,宛如天外飞来之流星,直刺雪衣女子眉心。

这女人是飞天境高手!

“且慢!”

伴随着一声冷喝,站在厅中蔡玉钧身后的冷漠剑尊猛地拔剑,似斩破了时空,劈在银针上。

咔。

银针直接碎作两半。

云罗冷哼一声,浑身黑色雷弧闪现,强大的电流弥漫全场。

李章武,赵火龙,令狐枫,周吾也齐齐运转罡气,就欲动手抓人。

“神勇王手下留情。”

但就在这时,蔡真卿领着人冲起来,身后升腾起法相,与云罗刑老道几人气势抗衡。

电光火石之间,雪衣女子浑身白光一闪,化作一道电光暴掠而出,就欲撞破南边的窗户遁走。

但陆乾比她更快!

在她即将撞破窗户的瞬间,天地元气似潮汐漩涡涌来,轰然贯注他的肉身。

咻。

他身形闪射如电,在极端的时间之内追上了雪衣女子,大手如爪,抓住了她的脚踝。

也许是因为飞得太快,腰带间的一颗霹雳雷火珠不慎掉了出来,坠向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