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草莓视频免费版下载

夜色降下,城中升起万家灯火,巡视的城墙上,士卒眼中空无一物的城外官道、原野,一道道人影冲破黑暗,持剑从半空落下,以老道士为中心,呈出半圆。

“这边!”“赶上了!”

“怎么还没打起来?!”

“老夫感受到紫星妖道的妖气,快跟上,就这边!”

夜风吹拂,沙沙的脚步声,伴随嘈杂的人声,从四面摇晃的林野冲出,这些人服饰各异,有男有女,负刀持剑,也或奇形怪状的兵器,上面多有法光的痕迹,俱都是附近小宗小派,也有各路散修,足有上百人。

“赶上了,那边那只蛤蟆就是紫星妖道!!上回我见过他!”

有人大喊起来,也有声音朝那边的承运门中人,拱手说道:

“承云门的诸位道友,我等同来助阵,一起斩妖除魔!”

影影绰绰人群之外,一道负着木匣的虬须大汉攀上树梢,抬头望去道路间,一袭白袍,持剑微弓身子的书生。

浓眉紧皱,压在树杆的拳头一连串‘咔咔’骨骼轻响。

“真是陆道友这如何是好”

燕赤霞一咬牙,身子刚一动,陡然一道声音从他背后林野上方响起。

秋日采果子的姑娘

“诛杀紫星妖孽,能少了我离火门!”

树笼狂摇,十余道人影,鞋尖点过树叶,齐齐飘飞落下,为首那人,凸额头,满脸络腮大胡,须髯蓬松,细看下,能瞧出暗红。

“还有我聚灵府!”

那边十余人刚落下,围上去,另有二十余人青色单衣内里云纹袍,手持长兵法器出现,当中一人,下颔半尺长须,青衣青袍,气质儒雅,朝承云、离火拱了拱手,又转去各路为斩妖除魔而来的修道中人一圈。

这才看向前方一驴一书生,目光随后落去书生身前矮小的身影。

“紫星妖道,没想到真是你,当日门中十五个弟子之仇,今日该有一个了结了。”

“且慢!”

承云老道忽然开口,抬手让三方欲动的修士停下,看去对面受了他一剑的书生,不过双十有余,能从一个散修到元婴,实属难得。

“这位陆道友,你天资非常,我等俱都是同道中人,为一妖孽而战,不免有些可惜,你也看到了,各方降妖除魔同道均已赶来,根本无胜算之机会,还望这位道友,念修行不易,不要枉送性命。”

那边,蛤蟆道人捏紧蛙蹼,想要冲去对面,呯的一声,森寒剑面插在他前方,钉在脚前,回头,就见书生撑着剑柄,慢慢直起身子。

“良生,你别管,这是为师的事”

“师父你退后。”

丝丝血迹挂在的嘴角微开,陆良生俊秀的脸孔微微侧了侧,挤出一点声音,持剑站直,目光却是扫过周围一道道手持法器的修道中人。

迈开脚步走过师父,握着剑柄抬手朝他们一拱,缓缓轻声道:“栖霞山陆良生,见过诸位。”

“陆良生?”

“这名字有点熟悉。”“南陈砸金銮殿的那位?”

“可能还真是此人,之前还被大隋皇帝敕封什么真人,还觉得他不错,没想到居然跟紫星妖道这种吃人无数的大妖混在一起。”

“书生意气罢了!”

周围有不少听说过陆良生名字,倒也没有急着动手。

“观此人面相,身中隐隐怀有浩然正气,应该非那种奸邪之辈才对,莫不是其中另有缘由?诸位不妨先听如何说。”

“嗯,但不可松懈,再让紫星妖道逃了。”

纵然当中有不服气的,可大伙都是修道之人,讲究修心养性,有人这般说了自然暂时按下动作。

“那行,听这书生要说什么。”

一时间,四周人声渐渐安静。

陆良生深吸口气,运起法力将身上的不适驱散,稳了稳心神,朝他们道谢一番,

“在下与诸位相比,修道日浅,不懂修道中林林总总的规矩,但也知晓,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刚才听那位道长所言,我师父害”

话到了嘴边,还未说完后面的话语,一阵烈风吹来,震砌天地的佛号汹涌而来。

“我佛慈悲——”

远远近近,山麓、城墙都在回荡,城上士兵听下脚步,纷纷挨着墙垛探出身子,看着下方黑暗、远方的山麓,眼中露出迷茫,根本看不到半道人影。

城墙下方。

人影攒动,听出这声佛号的修道中人,顿时炸开了锅。

“镇海老和尚也来了,他不是在闭关修禅吗?”

“肯定是察觉到紫星妖道的妖气,才出关的。”

话语间,陆良生看去一个方向,林野唰的冲出几段枝叶掀去半空,一道人影飞了出来,麻鞋落地激起灰尘的一瞬。

“孽障,可认得贫僧!!”

干瘦的身形拖着宽大的僧袍,一步一个脚印,轰轰轰跨步直奔而来,苍髯怒容,好似庙中怒目金刚,僧袖‘哗’一拂,飘展开,枯瘦的单掌竖出一印猛地推出。

——明尊降魔印,大威天龙!

佛法掌印,直冲蛤蟆道人,转瞬即至。

“师父退开!”陆良生脚下一沉,迎着铺天盖地的祥和佛法,袖中手掌翻出,手心赫然亮起‘敕’字法光,同样迎上了上去。

——乾坤正道!

刹那,两掌相抵。

下一刻,金光、淡蓝法光轰的巨响,光芒直接打破此间阻隔凡人肉眼的结界,城墙上的士卒抬手遮住眼睛,就连下方修道中人仓促间也被两人相抵的法力激起的气浪吹的衣袍猎猎作响,须发向后倒飞。

片刻,相冲的法光稍退,一身僧袍的镇海老和尚在他们视线之中,保持出掌的姿态,踩着地面硬生生向后平滑半丈,而对面的书生,同样保持出掌的姿势,向后退出一丈,只不过周身金光四溢,形成一轮圆,后面,还有青白电光闪烁,乃是那书生的驴子用头顶在后面,以及一只身形肥大的猪妖推着驴屁股

茂密的黑毛间,密布一层汗珠,想来被佛法克制,颇为不好受。

“你当俺老猪是朋友,俺老猪就帮你,只可惜兵器还未拿回,不然这帮人间修道者,再来一群,俺老猪都帮你料理了。”

儿哼昂哼~~

老驴适宜的,也跟着叫了一声。

陆良生侧脸,咽回喉咙间的腥甜,挤出一丝笑:“谢谢。”

“狂妄!”

对面,镇海老僧一横手臂,袍袖洒开,手掌一翻,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金钵,横出的手掌往钵口一拂,有佛法金光绽出。

“贫僧就先收了你这猪妖。”

就在这时,一声嘭的声响在一侧林间传来,漆黑夜色里,一道火焰撕开黑色,朝老和尚急速飞去。

镇海老僧一动不动,苍髯抚动,轻描淡写一抬手,僧袖将那火焰呯的一声打的偏转方向,倒飞回去。

“一群人欺负一个,算得什么?!”

一道黑影踩过树梢跃上半空,将那倒飞回来的火焰捏在手中,落在那边陆良生身侧,脚下地面蛛网般碎裂一圈。

陆良生瞥去一眼,那人一身黑衣长袍,戴着斗笠,腰间悬着几颗干涸的妖怪头颅,单手持着一柄长刀,另只长袖空荡荡的飘身侧。

书生嘴角勾起微笑,朝对方点了点头。

“千卫。”

斗笠微抬,露出满是胡渣的面容,“相交一场,你我用不着客气,了结这边,记得到城里请我喝酒。”

“喝酒怎么少得了燕某——”

另一道声音传来,背负木匣的虬须大汉也从林中出来,几个飞纵来到书生身旁,与左正阳一左一右。

他手掌一拍匣底,飞出一柄玉剑悬在半空。

“诸位,燕某恩怨分明,这书生乃知交好友,不能不帮,得罪了!”

镇海老僧呲牙欲裂,看着突然冒出来的两个修道中人,一个修为尚浅,不足为虑,另一个背木匣的修为精湛,须发怒张,瞪着他二人。

“我等修道中人斩妖除魔,乃是顺天道而行,你们”

“师父!!”

半空一道人影着杏黄僧衣轰的坠下地面,溅起无数尘埃,体型膘肥,与那边猪妖不逞多让,看去那边的陆良生,又看去苍髯干瘦的老僧。

“师父,能,否,不要,急着,陆道友,非恶人。”

老僧瞪着眼睛转过头来:“你也认识此人?”

法净垂下脸,但还是点了点头。

“弟子,认识。”

与此同时,城墙上,见到突显的法光、忽然出现的一群来历不明的人,先是惊诧,反应过来后,急忙让人敲响了鼓声传讯,然而不久,一道命令传来,让他们打开城门,只见城中街道,一道道士卒的身影骑马、持枪奔涌过来。

“怎么回事?”

“好像是陛下身边的侍卫。”

“小心头顶!”

一人提醒大喊,上方一阵风掠了过去,肉眼根本无法看清下,那风里夹杂的人影,飘去城下,落在附近树顶,声音聚齐法力,暴喝。

“尔等修道中人聚集长安何事,还不速速散去!”

嗯?

那人视线里,陡然看到前方凌乱道路间一抹白色,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便是树顶拱手施礼。

“陆真人!”

“见过越国公。”陆良生也拱了拱手。

唏律律——

城门口,一身金甲金盔的杨坚此时带着兵马出了城门,自然听到了族弟的话语,目光威严扫过周围一干修道之士。

“尔等修士,不好好山中参悟天机修道,来朕这里以多欺少?”

人间帝王自有一股威势,大手一挥,声音雄壮。

“围起来!”

一队队皇城劲卒奔涌,衣甲兵器碰撞,带着‘咵咵’的声响,两侧蔓延开,林立枪林刀兵倾斜,便是轰的一声,爆出‘哈!’的暴喝,齐齐指去这两三百人,城墙上,弓手也搭箭挽弓,瞄准了过去。

气氛凝固,顿时一片精气狼烟。

夜空星月繁密,相隔较远的山林,有着目光看着这一切,红裙薄纱的女子坐在树枝上,轻笑着从一身白袍的书生身上收回。

“看,一点小计,就成了,两边弄出火气来,夫君手上难免不沾血了,这好人啊,一旦沾血,比坏人还恶呢。”

树下聆听的红狐妖、蜘蛛精垂下头。

风吹过林间,沙沙声里,陆良生压下伤势,听着还有士兵朝远方赶来,他目光看去左正阳、燕赤霞,还有那边夹在中间的法净。

视线最后落在脚边垂头丧气的师父身上。

“师父其实不用打的。”

蛤蟆道人抬起头,上方的徒弟只是笑了笑,如同往日那般,迈开步履朝前走去。

“诸位”

话语在喉间缓了缓,陆良生轻声开口,朝四周的修道中人拱手躬身。

“我师父的罪孽,陆良生来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