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帖子刷不出来图

“我们最大的错就是相信了你这个小人!”鸿蒙眼里又涌现出那种刻骨的恨意,瞪向对面已经快缩到桌下去的魔神,“我等倾尽所有相帮,你们的位面稳定了,而我们世界却部归于虚无。而他却趁机夺了我们的本源紫气,将我们放逐到境外境,如此深仇,难道我们不该报!”

他字字泣血,一声沉过来一声,带着满腔的怒火,和对故土崩溃却又无能为力的悲愤,宛如最后的悲鸣。身紧崩,仿佛下一刻就要崩断一般。

一时间桌上的人都沉默了,就连一向能言善道的孤月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从来没有想过,原来真相会是这样。原来这个位面,居然是他们帮忙建立起来。更是因为如此,间接导致了对方世界的崩溃。这种事放在谁身上,估计都接受不了吧。他突然理解之前,这几人看他们时,那复杂的情绪是怎么回事了。

估计那恨并不是对他们,而是对魔神,这个世界,甚至是对没有及时发现自己位面问题,他们自己的恨意。

不得不说,背负着这些,他们没有疯都算很坚强了。

而且让他没想到的是魔神……

三人纷纷转头,看向旁边的人。

魔神的眼神沉了沉,看了看对面的鸿蒙,半会才张了张口道,“鸿蒙,当初之事并不是像你们想的那样……”

“呵,你现在还在狡辩!”鸿蒙眼睛更红了,毫无疑问若不是沈萤在这里,他早就冲过来将魔神挫骨扬灰了,“是谁夺走了我们的本源紫气?是谁将我们永远放逐到境外境?又是谁创造了魔界只为用魔气,将我们锁在其中永不超生?”

“我……”魔神眼里满满都是愧疚,似是想说什么,动了动嘴终还是没有开口。

“我们只恨大道不公!居然让你这等卑劣之人所在的位面,还能寻找到管理者。”他深吸了一口气,似是拼命压下心底的愤怒一般。

 花丛中的美女超甜美游湖

下一刻整个人却像是失去了最后一丝气力萎靡了下去,身隐隐有死气冒了出来,抬头看了沈萤一眼,半会才道,“我等确实想杀了你,拉整个位面一起陪葬,怎奈技不如人,或许我们早该随自己的位面一起消失。”

“你真的做过这些事。”孤月不敢置信的转头看向魔神。

魔神神色变了变,眼里闪过一丝什么,半会才脸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是。”

“你……”孤月都想替对方打他一顿了。虽然早知道他是个渣渣,没想到还能渣成这样。把人家利用得彻底后,还夺取了别人的力量本源,关了起来。过河拆桥都不带这么拆的。他该庆幸,当初他只是将他们一脚踢回原本的位面,而不是直接杀了吗?

“我是创世神,为了位面,一切手段都是值得的。”他一字一句的开口,仿佛没有半点悔意。

孤月睁大了眼睛,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没有当初的事,就没有现在的三界。”他缓缓站了起来,一改当初那和善的表情,神情满满都是骨子里透出的冷漠,“本源紫气能助我稳定这个位面,我为何不用?”

“我擦!你还真t是个人渣啊!”

“当时的情况,我只能如此选择。”他扫了对面的鸿蒙二人一眼,“我的存在,本来就是为了保护这方世界。至于其它位面的事,与我无关。”

“你……”对面两人气得站了起来。

“你们的位面已经重归混沌,再做什么都是徒劳无功!又何必再拖这边下水。”

“魔神!”孤月都听不下去了。

鸿蒙更是直接一拳就揍了过去,眼看着就要打在魔神的脸上,沈萤却突然伸手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转头懒洋洋的说了一句。

“要不,我替他把位面还给你们?”

羿清:“……”

孤月:“……”

鸿蒙:“……”

魔神:“……”

啥?

(⊙_⊙)

场一瞬间的安静。

特别是鸿蒙更是睁大了眼睛,原本满是死气的双眸,隐隐透出些微的光芒,似是怕惊忧了什么似的,压着声音道,“你……什么意思?”

“就字面上的意思。”沈萤抓了抓头,一脸烦躁的样子,“虽然开创位面麻烦了点,但你们不是帮过我们吗?总得还个礼什么的。”唉,刚吃饱就要干活,好累啊!

“你……”对方眼睛睁得更大了,闪过一丝喜色,却又立马暗了下去,“别开玩笑了,我们的位面已经归于混沌,莫非你还能重新劈开混沌不成?”

沈萤还没有回答,身后反应过来的三个人,却已经先一步开了口。

孤月:“这个她还真能!”

羿清:“绝对的能!”

魔神:“必须的!”

临了孤月还上前拍了拍他的肩,给了他一个莫味不明的眼神。

鸿蒙:“……”

伪魔王:“……”

不是吧,原来管理者这么牛逼的吗?

半会……

“你……你真的能把我们的位面还给我们。”伪魔王首先忍不住,带着兴奋的上前一步问道。

沈萤刚要点头。

“就算位面能重建又有什么用?”鸿蒙却苦笑了一声,眼里刚亮起的光,又暗了下去,神情越加的绝望了,“我们世界的万千生灵,早已经化为虚无,重建一片死地又有何意义?”

伪魔王神情一沉,眼里的希翼瞬间也灭了下去。

“再也回不来了……”

“如果可以呢?”沈萤突然开口。

“什么?!”两人双双一僵。

沈萤却直接朝着空中点了点,四周星光一闪,瞬间之前那个被红色立方盒子包裹的小世界就飞到了众人面前,“你们在这里这么久,就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嘛?”

众人一愣,就连孤月和羿清都带着疑问的看了过来。

沈萤叹了一声,直接把眼前的光球放大,指着中心一处碎片道,“那个是你们的东西吧?”

几人呆了呆,细看她指的方向,整个小世界其实已经碎成了千万片。而沈萤指的那个点,似是一处湖泊,湖水清澈见底,中心一座小岛上长着一颗挂满红条的大树,看着有些眼熟。

“这不是那颗求子树吗!”孤月一惊,想起之前的事,直接脱口而出,“这种封建迷信的传说,有什么奇……”

他话还没说完,旁边的厨子却直接打断,“树的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