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怎么下载以前的版本

山麓小道少有人来往,炎热的阳光照过林间,那边三个服饰各异的女子,走过一片狼藉的山道过来。

镇海老僧睁开眼,看着面前摆着路人放的些许干粮,伸手捡起放入僧袖里,撑着还有些冰凉的双腿起来,呈法印于胸前。

“荒郊野岭,人烟稀少,三位姑娘来得好巧!”

“哟,那大师,岂不是在这里等我们吗?”

侧面另一黑底花斑衣裙的女子勾起眼神,露出媚态:“想不到出家人,也有花花心思。”

中间,一袭红裳的女子撇去长袖在后,微微颔首。

“老和尚,长话短说,随奴家三人去一个地方如何?”

阳光照去的道路另一头,老僧一拂袖口,另只手一摊,地上的金钵飞到掌心,看着三女,声音陡然一厉。

“三人?三个妖孽鱼目混珠,还敢贫僧面前出言不逊!”

金钵一抛,飞去半空。

“显出原形!”

佛光闪烁,划出一道薄薄光芒射去对面,接触的一瞬,妖气嘭的炸开,红、紫、斑斓三烟尘,露出红毛狐尾的人形,另一边,斑斓衣裙的女子下身化作蜘蛛腹,八脚张牙舞爪,而最中间,却是红裳依旧,裙纱轻轻抚动。

齐肩短发美女愉快下去茶写真图片

“你是何种妖孽?”老僧眉头微蹙。

抹着红唇的女子长袖遮掩轻笑,眸子露出令人勾魂夺魄的神采。

“老和尚,这就是奴家原形啊,还是说,老和尚你想多看一些什么不同的景色?”

娇媚的眸子陡然一眯,露出寒芒,轻笑勾起的嘴角一张,轻呵。

“动手!”

长袖翻舞,一条红绫如红蛇捕食,游移窜出射向老僧,一卷将对方缠住包裹一圈,刹那间,女子两侧的蜘蛛精、狐妖应声而动,妖气弥漫,隐隐以中间那女子为首,顺着红绫扑向和尚。

“喝啊——”

镇海老僧双掌合十,往外一震,僧袍鼓涨,那条红绫嘶拉数声撕裂开来,碎片纷纷扬扬如蝴蝶纷飞飘洒,照着扑来的二妖,直直抓了上去,擒住蜘蛛精一条长足,老僧干瘦的身子一扭,暴喝声里,直接将对方举过头顶,狠狠掼去另一边地面。

“世尊地藏,般若巴嘛空!”

侧脸看去冲至近前的狐妖,手指结出法印,暴喝:“袈裟!”

袈裟佛光流转飞离身体,哗的一声铺展开,将红狐包裹,激起阵阵妖气渗了出来。

“呃啊啊啊大王救我!呃啊”

“老和尚,看这里!”

红裳女子忽然一转长袖,手中多了一件画轴,老僧看过来时,陡然丢去天空,上下展开露出一副空白的画幅。

“镇海!”

陡然一道人言仿如敲响的暮钟,回荡山间,空白的纸面一只手臂陡然伸了出来,无限延伸般,伸长十多丈。

“大威天龙!”

老僧须髯怒张,回答的就是一掌迎探来的手臂,接触的一瞬,手臂虚无般穿过他推去的一掌,扼住镇海颈脖,下一刻,猛地一缩,硬生生将老和尚拖去天空,连同天色悬浮的金钵,裹着狐妖身上的架势,一起没入画轴里。

半空,法光闪烁,画轴上下一缩,落回红裳女子手中,展开画轴看了一眼,上面老僧身形干瘦,须髯怒张,手持金钵,披着袈裟如怒目金刚。

随后收紧画轴,交给走来的红狐。

“红娘,你把这画轴,带回五色庄交给五元上人。”

“是。”

红娘正是当年栖霞山外破庙里的那两只狐妖之一,与陆良生也算是认识的,不过当年作恶不少,曾经修出的妖丹,现在都还在那书生身体里。

“大王,你不回去?”

红狐小心接过画轴,问出这句话时,回答她的是一巴掌扇了过来。

啪!

清脆的声音响在红狐脸上显出五道清晰的红痕,身子歪歪斜斜差点跌倒。

“我要做什么用得着你问,把东西带回去就是。”

红裳女子正是画红宜,她望去远方的山峦,微微阖上眼帘,深吸了一口气。

“既然来了这边,好歹也要看一看栖霞山啊。”

说完,叫上被摔的七荤八素的朱二娘,慢慢悠悠的走过山道,明媚天光里,身形摇曳,长袖飘舞,眨眼间已是去数十丈之外。

微斜的阳光沿着延绵的山脉向南,栖霞山脚下,村中小院,柏树随风轻摇,投下的斑驳照在檐下跟着轻摇慢晃。

吃过午饭,一家人坐在檐下听着陆良生说起被掳走的事,书生考虑到父母,不会说的太过凶险,只推托那和尚怕被村里人围住,才将他掠走,找一个偏僻地方问话。

“其实我也没想到,竟然一晃眼就被带到了伏麟州,与那位大师解除误会后,下山就碰上了独自闯荡江湖的闵月柔,所以干脆就结伴回来,路上也没吃什么苦头,与往日出门时差不多。”

听着陆良生讲述,道人蹲在一旁,偏过脸看了看书生,又看了看坐在矮凳上埋头不说话的女子,尖嘴猴腮的脸上露出狐疑。

“这么巧?”

“自然就这么巧。”陆良生微笑回他一句,脚尖悄悄轻踢过去,示意道人闭嘴。

不管事情真假,李金花、陆老石见到儿子平安回来,其他的根本就不重要,心里也是落下了石头,尤其还带回了闵月柔,之前妇人就对她特别喜爱,眼下更是拉着她手聊起家常。

“还好碰上你了,说不定我这个儿子,半道迷路,回不来。”

“对了,令堂令尊在长安可安好?有空啊,也叫他们过来栖霞山看看,富水县不是待过几年吗?那也算是半个家乡了”

村中妇人最擅长拉话,李金花一边说着,一边朝儿子递眼色,陆良生看了看周围,幸好红怜回庙里休养神魂去了,木栖幽也不在,估计在身上修炼。

“娘,小纤,你们陪月柔聊吧,我回屋还有点事。”

说着,拉起道人回到屋里,猪刚鬣还没跟进来,先进去的书生忽然脱起衣袍,孙迎仙愣了一下,抬起手指指点点过去,一边连忙后退,交叉双臂遮去胸口。

“喂喂喂本道很正经的,不好这一口。”

“你想什么。”

陆良生瞪去一眼,将衣袍丢去床榻,里面单衣松垮,露出后背:“看看上面是还什么?”

道人放心的垂下手来,看去书生后背,连忙绕到前面,小声道:

“陆大先生,你这是想要干啥,学那些花胳膊,弄刺青干嘛,还刺一个王八”

“那是玄龟!”

这时,猪刚鬣进来,第一眼便认出陆良生后背上的图纹,随手关上房门,瓮声瓮气开口:“北有沧海,海出玄龟,玄龟吐真气,真气冰寒可化神水,神水滋身,可生肾水。”

等等

那边的陆良生忽然愣住,他们怎么看出是玄龟的,让道人将书桌上的铜镜拿来对照后背,偏头看去镜底倒映出的画面,确实是一只青墨勾勒的玄龟,鸟首蛇尾,摆出引颈齐鸣的模样。

书生将之前画的画卷找出,一对照,跟自家画的这幅一般无二。

怪哉,之前还是星宿的啊。

“陆良生,俺老猪不知你得了什么奇缘,不过既然有玄龟,能生肾水,俺倒是有个想法,或可恢复你往日修为。”

黑汉瞅着画卷上的异兽,心里忆起了往日修道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