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Aⅴ视频

暴击惨兮兮的看着自己的尾巴,陷入了抑郁状态。

它的尾巴本来油光发亮又长又好看,上次被冷蓉蓉削掉了一半,这一次更惨,居然被一只野狗给咬光了毛……

它的鸡屁股上都没有鸡毛遮挡了,看起来太丑了。

许影儿正在旁边努力安慰暴击。

“暴击,谢谢你保护我。你的尾巴虽然没毛了,但你在我心里就是一只英雄鸡!你超帅的!”

许影儿冲着暴击竖起了大拇指。

暴击看了一眼许影儿,一听到许影儿这样说,刚才的忧伤部都被冲淡了,一下子又抬头挺胸,傲娇了起来。

“哈哈哈哈!”楚子幽本来因为受伤很疼,但是一看到暴击几乎变成了一只没毛鸡了,忍不住笑惨了,“哈哈哈,这只鸡太搞笑了,没毛了!哈哈哈,它都没几根毛了,居然还没有死!”

暴击:!!!

暴击本来对许影儿的夸奖很受用,一听到楚子幽的话,顿时不满的看向了楚子幽,眼神猛然变的无比的犀利了起来。

接着,暴击开始蹒跚着步伐朝着楚子幽走去。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楚子幽一条腿受伤了,他本来是坐着的,一看到暴击靠近,单脚跳着站了起来,一脸惊恐。

躲在花丛中的大眼妹

“叫你嘴贱!”许影儿冲着楚子幽翻了一个白眼,“暴击是因为我才这样的,它是一只很厉害的鸡好吗,比你这种男人有用多了!”

“喂,什么叫比我这种男人有用多了,我难道还不如一只鸡么?”楚子幽怒怼。

“你就是不如一只鸡,关键的时候还不如一只鸡来的厉害!”许影儿冷哼道。

楚子幽:……

他居然不如一只鸡?

他太没面子了吧?

他堂堂一个大帅哥难道不如一只鸡吗?

“帅还是我帅,它一只没毛鸡不如我的,到时候粉丝们看到了这一段,肯定也会觉得我比没毛鸡帅多了!”

楚子幽冷哼道。

许影儿:……

暴击不满的看着楚子幽,然后开始咯咯咯的追着单脚跳的楚子幽。

楚子幽:!!!

“靠,你都没毛了,为什么还能飞?”

楚子幽被暴击啄惨了。

本来大家都负伤惨重,结果被楚子幽跟暴击这么一闹,部都笑疯了,忘了受伤的事情了。

冷蓉蓉查看了一下众人的伤口之后,准备从患伤最终的秦菲落开始治疗。

“你的有几个伤口伤的比较深,需要缝合,我会缝合,但是不知道你需不需要我帮你。”冷蓉蓉是不大喜欢秦菲落的。

但毕竟都在这里,而且,秦菲落最惨,受伤比较严重,要是不管的话,看起来也挺惨的,所以就打算先给她治疗一下。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秦菲落自己不领情。

“不需要!”秦菲落冷着脸说道。

想起自己夸海口的时候,秦菲落就有些懊恼。

这回真的是丢人丢的要命,再让冷蓉蓉帮自己的话,她就更加丢人了!

她还是选择自己硬抗了。

冷蓉蓉耸耸肩,不需要她帮忙最好,她还懒得帮忙呢。

她看向了其他人,“谁需要处理伤口的,我帮来处理。”

“我!”被鸡啄的屁股都快烂了的楚子幽一跳一跳的靠了过来,他举着手喊道,“我的脚受伤有些严重,我的屁股好像也有点火辣辣的!”

墨凛渊的视线猛然看向了楚子幽,那眸光森冷恐怖,他就这样盯着楚子幽看着。

“你想,让,我,老婆,给你看屁股?”

墨四爷大有一副,直接将楚子幽给剁碎喂狗的冲动。

“啊,不是,不是。”楚子幽揉了揉自己的屁股,惊悚的看着墨凛渊,“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屁股不严重,就是被这只没毛鸡给啄的!那个,我就是腿上的伤,有些严重。不过,蓉蓉,你是学过医吗?你会处理伤口吗?”

“你在质疑我老婆吗?”墨凛渊眼眸再度眯了起来,楚子幽单单的担忧都让着宠妻狂魔不悦了。

“没有,没有任何的质疑。来吧,蓉爷,动手吧,我相信你,我的小命交给你了!”

楚子幽伸长了脖子,一副大无畏的模样。

冷蓉蓉扑哧一下笑了,拍了一下楚子幽的肩膀之后说道,“放心吧,我学过中医的。虽然,我不是什么神医,但是我师父是个神医。这些伤口对我来说都不是问题,缝针我也很在行的,我能给你缝出一朵花来!”

“花,花来?花,花什么的还是不要了吧?”楚子幽一张脸都扭曲了。

冷蓉蓉点头,“不要花,要其他花样也行,我有画画功底的,缝什么花样都会。”

“姐……你这样,让我有那么一点害怕。”楚子幽咽了一口唾沫。

“不用怕。”冷蓉蓉拿出了一个盒子,然后拿出了工具开始准备处理楚子幽腿上的伤。

楚子幽腿上的伤比较严重,所以需要缝合。

没有任何麻醉,冷蓉蓉直接生缝,楚子幽抱着一棵大树,疼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声音。

没有几根毛的暴击,在旁边跳舞,时不时的伸出自己没有几根毛的腿,得瑟给楚子幽看。

楚子幽:!!!

气死他了,他不就是笑话了这只鸡几句么,这只鸡报复心也太强了,居然在他疼的这么惨的时候,在他旁边跳舞笑话他!

过分!

要是能抓到它的话,他很不得烤了它。

楚子幽跟暴击大眼瞪小眼。

不知不觉冷蓉蓉就缝完了,然后给伤口上药包扎好,随后,冷蓉蓉又拿了针剂出来,给楚子幽打了两针。

“幸好我装备充分,狂犬病之类的都打伤了,不用担心有问题了。”

冷蓉蓉说道。

“……”楚子幽深深的看了一眼冷蓉蓉,“你什么时候准备的,我怎么不知道?”

“来之前就准备好了,进原始森林前,该准备的不该准备的我都准备好了。趁着节目组没注意,带上的。”

冷蓉蓉轻描淡写的说道。

“佩服。”楚子幽震惊了。

随后,冷蓉蓉又给其余几人都处理了一下。

最后,冷蓉蓉又给暴雨给处理了一下,暴雨的屁股被咬了很多口,咬掉了好几块肉,看起来惨不忍睹的。

冷蓉蓉心疼的拍了拍暴雨的背。

楚子幽就在旁边看着,一边揉着自己的屁股,一边说道,“我的屁股真的肯定也受伤很严重,为什么能看马屁股,不能给我看看呢?”

说着,楚子幽看向了墨凛渊,他殷切的看着墨凛渊问道,“要不然,墨少,你帮我看看吧?”

墨凛渊:……

他看了一眼楚子幽,然后抬脚,朝着楚子幽的屁股踹了一脚。